史學硏究

辛亥時期香山推廣西醫雜記

黃鴻釗*

推廣西醫運動的開端

辛亥時期香山人民積極宣傳文明衛生,大力推廣西醫。

香山地方對外開放較早。早在16世紀時,葡萄牙人傳教士在澳門建立醫院,施醫贈藥,治病救人,以作為天主教的一種傳教手段。因此香山人早就接觸到西醫文化,相信除了中醫之外還有西醫可以治病。19世紀中期與容閎一道出洋留學的黃寬便選學西醫,於1857年在英國愛丁堡大學畢業,成為中國第一個醫學博士。黃寬學成歸國後,從事臨床與教學,醫術精湛,尤擅長外科,成功進行首例胚胎截開術。黃寬是香山縣東岸鄉人,其學醫經歷說明西醫文化在香山人民中早有影響。此後孫中山留學也選擇西醫專業,並在香山縣城開設中西藥局。1896年 (光緒二十二年) 小欖沙口有新會基督徒趙玉田開設西醫診所;1901年又有美國傳教士舒嘉里醫生到小欖行醫。(1) 這些便是早期西醫在香山流傳的開端。

黃寬 1827-1878►黃  寬 (1827-1878)

 

20世紀初,香山人創辦《香山旬報》宣傳革命,同時積極開展文明衛生啟蒙教育,宣傳公共衛生知識,推廣西醫。《香山旬報》刊登文章向縣令沈瑞忠提出的九點建議中,就有一條是講求衛生,包括禁止宰賣病豬病牛、開通溝渠、清潔街道等公共衛生,普及衛生常識,讓民眾養成合理的衛生習慣。《香山旬報》經常刊載有關衛生知識的講話,教育人民注意日常衛生,把衛生提高到強種和強國的認識高度;其後又接連發表〈尋常衛生講話諸言〉、〈論公共衛生之亟宜注意〉、〈慎重衛生之一斑〉等多篇文章,加大了宣傳衛生知識的氣勢。這些文章着重強調提倡文明衛生的重要性,普及公共衛生知識。文章指出,世界愈文明,則人類生活程度愈高,生活程度愈高,則生命愈寶貴;而所以保存生命之方法,莫要於衛生。於是社會上公共衛生之問題因此而起。故凡經營一城市,新闢一港埠,必先於衛生上加大注意。家屋之構造,市街之佈置,管道之疏𤀹,食品之檢查,其它關於衛生行政之一切條件,皆有專官為之管理。(2)

該報宣傳西方醫學文化理念,注意公共衛生,預防傳染病特別是鼠疫、癬疥、瘧疾、肺結核等的發生。預防之方法就是於衛生上加大注意。家屋之構造,市街之佈置,管道之疏濬,食品之檢查,其它關於衛生行政之一切條件,皆有專官管理。苟言衛生,必先殺菌。因為菌類之毒人,每藉一種媒介物,輸送其種子於人身之血液中,生生不息,小則為疾病的紏纏,大則有生命之斷送。而蚊蟲和老鼠就是傳播毒菌的媒介物,因此人們必須大力消滅蚊蟲,清除鼠患。

在該報宣傳影響下,人們開始注意到清理溝渠去積水,防止滋生蚊蟲,對於公共衛生倍加注意,並把它落實在具體小事情上。如石岐長洲渡頭,是人們來往繁眾之地,經常有人在該處隨意小便,以致男女來往,皆掩鼻而過,穢氣逼人,殊非衛生之道。當時有紳士黃龍彰出面牽頭,就在該處設立兩個公共小便所,招人承批料理,改善了衛生環境。(3)

開辦各種西醫醫療機構

香山海外華僑和先進人士積極支持文明衛生和推廣西醫的活動,並大力提倡創辦醫療救助機構,讓普通市民享受醫療服務。當時香山知縣沈瑞忠和駐軍副將、巡警局長等主要官員均帶頭捐款,造成樂於善捐風氣。許多人慷慨解囊,踴躍捐助善款。《香山旬報》則經常發佈熱心捐款的商舖和人士的芳名以示表彰。20世紀初,香山先後創辦了多所醫院。

一、惠愛醫院。1908年由華僑和紳士捐款擇地建成。愛惠醫院開辦以後,贈醫施藥,民眾十分受惠。而公眾輿論又進而提出要求增設“留醫院”,供病人住院治療康復。既贈醫贈藥又留醫,確保病人治癒。許多熱心人士提出,可以在醫院附近空地建造幾十間房子,作為留醫院之用。至於建造需要款項,則由一貫熱心公益的華僑捐獻。於是惠愛醫院不久就建成病房多間,作為“留醫院”,即住院部。該醫院不僅有男醫生,還有女醫生開診,成為早期設備較為完善的醫院。

二、香山衛生善社和保育善會。1908年香山華僑士紳等捐款成立香山衛生善社,目的是為保障婦女安全生育提供服務。該社設在東門外興賢里唐氏大宗祠內(後來改名為保育善會,設在東城內的崇義祠)。這是一個採用西法接生嬰兒為主的衛生院。

衛生善社開辦後,聘請女西醫黃蕙蓮主持醫療診治,李寶環、談慶鱗負責接生及產後各症。

並公佈贈醫和接生的各項規則。凡來善社掛號接生的妊婦,須將姓名、住址、受孕月份等填寫送來。該社接到妊婦求診後,不分日夜早晚,也不問路途遠近,立即派醫生出診。

衛生善社吸收社員,凡認同該善社章程的人員,隨時可以申請入社。每人收入社費五毫,其後每年春季捐銀一圓,以捐滿五年為期限。

醫生外出接生,產婦如是善社社員祇收轎資,不收取酬金藥費。如非社員除了收轎資外,還酌收藥費 (順產者收銀二圓,逆產者收銀七圓),妊婦務須量力捐助俾津貼善社經費。但貧苦人家則酌免費用。

善社醫生經手接生後,應對產婦義務護理兩星期之久。產婦如有要症,報知善社,即派醫生前往診治,也是祇收轎資,其所用藥物由本社備辦,不收藥費。倘過了兩星期以後,有需要請醫生診治時,其轎資酬金藥費等項,須向醫生另行繳納費用,但這是對醫生個人的報酬,與善社無關。

妊婦產前患病,需要醫生診治,則無論是否社員,其藥費、酬金、轎資等各項費用,均須向醫生另行繳納,這也是醫生應得的報酬,與善社無關。

善社還宣佈每逢三、六、九日,即每個月共有九天時間,從上午9時至12時進行義診,施贈醫藥,不收受任何酬金藥費,祇收回掛號銀1毫,以津貼善社經費,但此費貧窮人家也免收。(贈醫處設在東每賢外興里李奉政第內)。(4)三、赤十字會的建立。赤十字會(即紅十字會)是1910年12月間由香山熱心公益人士黃啟明、黃普明、朱子芳聯合西醫所創辦的。會所亦即診所,設在石岐懷德里安得烈氏二樓。據稱成立赤十字會的宗旨是救傷療病,拯急扶危。他們認為:軍戰重傷,地方災變,為患無常,苟非有救傷隊、療病所準備於平日,臨時必猝無以應。同人等關懷利害,痛為生民請命。故特聯集一般熱心公益之同志,選聘品學並優之西醫,倡立此赤十字會,以為救護之所。特別是對貧苦無助、軍戰重傷或地方災變的傷病人員,實施人道主義的救死護傷。“贈醫施藥,聞警即至,克期奏效,遐邇無誤。”(5)1910年十二月初四日,香山赤十字會舉行了盛大的成立大會。是日男界赴會者千餘人;女界赴會者數百人;政界有剛剛到任的知縣包允榮為首的等政府官員;警界有梁巡官、魯巡記及各區巡尉等;學界則有孔聖會學堂全體赴會,場面盛大隆重。會議由包允榮親自主持開會,鄧維新宣講赤十字會的博愛主義精神。隨後宣讀包邑令及香山農務分會、商務分會、地方自治社、教育會、勘界維持會、各巡警分局等發表的祝詞。之後又有各界代表發表演講,氣氛十分熱烈。(6)赤十字會成立後,開始吸納會員。會員分兩種,一是普通會員,無論男女,品行端正者,均可繳入會費入會。二是名譽會員,如有熱心志士,能慷慨贊助該會經費二十圓以上者,均推為名譽會員,免納會費年捐,並給名譽徽章。普通會員入會後,每年例捐一圓,以五年為滿。經費除開辦支用外,儲為本會基本金,如不敷用,則由同人擔任勸捐。(7)赤十字會於十二月初七下午舉行職員選舉,到會參加選舉者有四十多人。通過投票選出正會長黃啟明,副會長高蕙石、黃普明、蘇藻裳、楊翰庭。再公推評議員張銘石、洪式文、李憐庵、張傅霖,財政員楊鐵庵,支應兼管理員朱子芳,書記兼庶務員李進涵,看戶長高日南;並佐醫八人、稽查員數人。選畢,四點鐘搖鈴散會。(8)赤十字會成立後,聘請西醫劉浩如、蕭澤垣,另有佐醫八人,擔任療治,在會所內贈醫施藥,每日由11時至下午2時止。無論男女老少,凡患病者均得入診,以盡愛群之義務。但花柳疾概不施贈,星期日停醫一天。或遇急症,可隨時到會所馳報,俾即派醫生前往護救,也是分文不取。

赤十字會注意加強自身建設,培植醫學力量,以適應未來日益繁重的工作。成立之初,便附設醫學傳習所,並發出佈告公開招生,進行培訓。以下是其招生廣告:

啟者,本會附設醫學傳習所擬招學生二十名,以通中文者為合格。在會內研究醫理六個月畢業。如有志者,請到城西三元廟內赤十字會,取閱章程報名註冊可也。辛亥 [1911] 元月 日香山赤十字會謹佈 (9)赤十字會成立後,立即在救死扶傷的社會公益事業中做出了貢獻。該會自初十起至廿五止每日贈醫施藥,半個月內到診者共三百五十一人。

其中治癒病人共二十二人。(10) 十字會成立的次日,初五晚有張溪鄉人杜有,路經縣城北區維新街,突患中風症,昏迷不醒。即由赤十字會會員探悉,趕往該處救治,用帆布床抬送會內治療痊癒。

又初八晚神灣萬來打石店員工吳阿炳,誤將針刺入手部,次日到該會請醫生醫治,由醫生用手術刀割臂取出斷針。(11)又十四日縣城大較場附近蛋民住宅發生火災,重傷二人,輕傷四人;十九日接熊里內黃宅火燭,重傷二人,輕傷一人;二十日後岡里黃宅火燭,輕傷十一人;廿九日安瀾後街某宅火燭,輕傷二人,均由赤十字會醫生馳往治癒。又月初六日沙陂巷高得寬忽遇中痰症,亦醫治痊癒。(12)四、除了這些由華僑愛鄉人士捐資建立的西醫院之外,這時香山還陸續出現一些私人開辦的診所。他們精湛的醫術和優良的服務態度也得到了人們的肯定和稱讚。

石岐悅來大街有劉瓞民西醫診所。劉瓞民醫術精湛。有水師魚雷學堂畢業生賢璋身患頭瘤數年,忽於去年十一月初九日漸大如荔,穿破流血。先由赤十字會醫治,該會醫生忙急異常,不惜藥貲不辭勞苦,輪值施救;無奈血不少止,已經感到絕望之際,後轉由劉瓞民西醫治療,出其靈藥施其妙術,不一刻而瘤血便止血痊癒。患者登報盛讚名醫良藥的功德無量。(13)黃競生女醫生診所,位於香山城西門外泰安通衢,門牌一千八百七十八號。女醫生是省城圖強西醫院第一名畢業生,准有特權,以醫行世。

有患肺癆咳症病人,由他醫治後,藥到回春完全康復,令患者感激不盡。(14)

宣導懸壺濟世的崇高醫德

20世紀初年香山人推廣西醫運動,是作為一種公益善事來辦的,其終極目的是創造文明的社會環境,提高人民的健康水準。開辦醫療機構出發點是熱心社會公益,而非謀取商利。醫院稍有收費也祇是為了維持生存和正常工作運轉,並往往對生活困難的病人施醫贈藥,減免治療費。這不僅是捐資辦醫院的華僑人士的初衷,而且也在香山人民中形成了社會共識,無形之中便產生了社會性的監督力量,凡有醫界人士有違醫德,均遭到群眾的檢舉揭發和猛烈抨擊。

如《香山旬報》〈赤十字會職員之當頭棒〉一文,對赤十字會提出批評。此次該會選舉職員,馬虎其事,到者僅寥寥數十人,醞釀不足,選舉出來的各職員竟流連妓館,夫花天酒地中,最足耗人智力,有常業者所不可蹈,何況是身任社會職業者呢?尤其嚴重的是,會內醫生亦參與其中。由於醫生身負治病救人重任,豈可脫離職守,倘若夜間突有火警或急症,後果將不堪設想。同時指出正副會長對各職員放任自流,亦有失察之責。(15)又如揭發赤十字會理財員朱子芳侵吞該會鉅款達數百金之說,嚴正指出:朱子芳既吞騙有據,亟應究追,務使被吞款項涓滴歸公而後可。

若稍有放鬆,是赤十字會扶同隱匿也,是赤十字會默認其弊棍也。(16)至於對各家醫院的服務如何改進,各項設置如何補充和加強等等,均不時有群眾提出意見和建議。這樣便保證了香山西醫建設的良性發展。

例如民聲在該報發表〈整頓邑城保育善會之計劃〉一文,指出保育善會成立以來卓有成效,聲譽上佳。故華僑去國數萬里,亦樂於輸將,前後數年間款項皆源源接濟,未曾一時間絕。

此其所以厚愛保育會者,以保育會為慈善事業,能造福於桑梓,故推其救濟同胞之心,而救濟保育會耳。但《香山旬報》仍指出該會存在財政上之紊亂、管理上之失宜等問題,並相應提出改進意見。第一,清算保育會賣物籌款、買物及認捐不下數千金的賬目。第二,節省經費開支,不能濫發薪金。第三,選聘醫生應謹慎行事。先訂草約,薪金職務,釐然劃明,務使醫生就我範圍,而不致為醫生所要脅。第四,改良育嬰方法,避免或減少嬰兒死亡。第五,裁撤該會保產講習所,改為選派合格女學生,送入省城著名女醫學堂學習醫學全科,訂明畢業後在本會服務四年。一班畢業,繼續選送,十餘年間,人材不可勝用。(17)由於有了社會輿論良好的監督作用,香山的推廣西醫運動從一開始便能較好地體現懸壺濟世、救死扶傷的公益性精神。

縣城帶頭推廣西醫,各鄉鎮也聞風而動,海外僑民對於地方公益,莫不仗義樂施。鄉鎮各處善堂之贈醫施藥,比以前日見增多。而保育會、衛生社之類醫療機構,各鄉鎮也聞風而起、紛紛建立,其中尤以隆都推廣的力度更大。

公益性贈醫惠民、救死扶傷廣受讚譽,許多西醫的精湛醫術和良好醫德屢受病人登報稱頌。

其中,香山衛生善社以全體同人的名義,公開表彰了他們的優秀女西醫黃慧蓮,是這一時期表彰優秀西醫最具有代表性的。

黃蕙蓮大醫生是夏葛女醫學堂優等畢業生,應聘香山衛生善社醫生以來,工作中充分展示了其醫術之學深純,醫治之靈巧,品行之仁慈,在醫院中有口皆碑,尤其是在醫務工作中從早忙到晚,未有停歇,而他總是任勞任怨,一年到頭沒有請假一次,兢兢業業地為病人診治或接生。這種忘我奉獻的精神,非常使人敬佩。自二月十三日施醫贈藥,至十二月廿六日止,就醫者共三千多人,業經查明醫癒者五百多人。衛生善社稱讚他樂善不倦,而被她治癒康復的病人則紛紛送來頌辭,稱頌她術擅岐黃、學貫中西,堪稱女中扁鵲、再世華陀。(18)香山人積極推廣西方先進的醫學,大力宣導懸壺濟世、治病救人的崇高醫德,對於今天我們深化改革,改進行業作風仍然具有某種啟迪意義。

【註】

(1) 中山市地方誌編委會:《中山市誌》廣東人民出版社,1997年,頁1315。

(2) 非想〈論公共衛生之亟宜注意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94期,辛亥(1911)年三月二十日,頁1-3。

(3) 〈慎重衛生之一斑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95期,辛亥(1911)三月廿七日,頁54-55。

(4) 《香山循報》第91期,辛亥 (1911) 年二月廿八日,頁93-94。

(5) 《香山旬報》第82期,庚戌 (1910) 十二月初一日,頁50-51。

(6) 〈香山赤十字會開幕紀事〉,《香山旬報》第83期,庚戌(1910)十二月十一日,頁57。

(7) 〈香山赤十字會緣起 (附簡章 贈醫廣告)〉,《香山旬報》第82期,庚戌 (1910) 十二月初一日,頁80。

(8) 〈赤十字會職員選得很快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84期,庚戌(1910)十二月二十一日,頁49-50。

(9) 〈香山赤十字會附設醫學傳習所招生廣告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85期,辛亥年(1911)正月十六日,頁85。

(10) 〈赤十字會救傷匯誌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84期,庚戌(1910)十二月二十一日,頁49。

(11) 〈赤十字會之小效果〉,《香山旬報》第83期,庚戌(1910)十二月十一日,頁58-59。

(12) 〈赤十字會救傷匯誌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84期,庚戌(1910)十二月二十一日,頁49。

(13) 〈劉瓞民先生止血神術〉《香山循報》第90期,辛亥(1911)年二月廿一日,頁11。

(14) 〈恭頌良醫〉《香山循報》第91期,辛亥(1911)年二月廿八日,頁83。

(15) 亦諷〈赤十字會職員之當頭棒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91期,辛亥(1911)年二月廿八日,頁9-11。

(16) 民聲〈赤十字會亟應研究之問題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116期,辛亥(1911)七月廿七日,頁8-9。

(17) 民聲〈整頓邑城保育善會之計畫〉,《香山循報》第119期,辛亥(1911)八月十九日,頁7-12。

(18) 《香山循報》第85期,辛亥(1911)正月十六日,頁81。

* 黃鴻釗,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,澳門史專家。

本冊第 37 頁開始
全文於本冊的 37-42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