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DF

享受音樂堅持有成
何揚晴六歲習提琴至今未停步

近年澳門經濟發展不俗,越來越多家庭能負擔孩子參加各種興趣班,如彈琴、跳舞、語言……但這些孩子當中有多少能堅持下來,取得最後的成功呢?年僅廿二歲的何揚晴,正是少數成功者之一,她多年本著對提琴的熱愛,在音樂路上努力不懈,從未停步,終闖出自己的一片天。

揚晴與提琴可說是“緣份早註定”,因父親熱愛音樂,尤鍾情小提琴,令她自小受到良好的薰陶,年僅六歲已習小提琴,一年後考入文化局演藝學院音樂學校,兼學中提琴。而她不負眾望,表現超卓,經常從大大小小的比賽中獲得佳績,長年擔任學院樂隊中提琴首席,更不時被挑選往海外參與演出,曾與郎朗等著名青年音樂家同台獻演。

揚晴的生命中,在演藝學院音樂學校學琴的日子不短,感受極深刻,她將學院形容為“第二個家”。雖然外間有不少琴行教授小提琴,但揚晴最終還是選擇入讀學院,當初是考慮到學院受政府資助,老師均畢業於著名音樂學院,教學質素有保證。當然,學院沒有令揚晴失望,學習過後琴藝確實更上層樓,但最重要是可以遇上一群良師益友,令她能在音樂路上不斷奮鬥,面對不同挑戰。

提起恩師蘇家軍,揚晴直言“沒有他,就沒有我”,可見老師在其心目中的份量。揚晴表示,老師教學雖然嚴格,卻非常用心,傳授良好的小提琴技藝外,更適時化身“心理醫生”,為她紓緩因比賽或演出而產生的緊張情緒。揚晴在學院學琴時,學院仍未設全日制課程,她須同時兼顧學校學業,每天放學後要趕到演藝學院上堂或練琴,如此行程佔去高中一半時間。揚晴笑言這段歲月確實辛苦,比身邊同學都來得忙碌,時間永不夠用,可是從未萌生放棄念頭,皆因學院中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共同奮鬥,每次獲獎亦令她到莫大鼓勵。

揚晴高中畢業後,堅持繼續走她的音樂路。她報考了多間國外的音樂學院,且獲錄取,但她最後選擇了入讀美國茱麗亞音樂學院。該學院是美國首屈一指的音樂學院,師資優良,毗鄰多座國家級音樂劇院,藝術氛圍濃厚,“猶如美國的維也納一樣”。在該學院就讀期間,揚晴師從世界著名大師級中提琴演奏家海迪卡.斯爾曼,每年亦會參加其他國家舉辦的音樂節,如二○一二年夏天於德國舉辦的荷爾斯泰因音樂節,在當地及奧地利的音樂廳進行十多場演出。這些音樂節水平十分高,參與其中為揚晴帶來很多經驗和學習機會,同時擴闊眼界。

在茱麗亞音樂學院的四年,揚晴於提琴技術大有提升外,亦受不少正面衝擊。接觸外國的音樂教育方式,令揚晴發現亞洲的教育方式存在不足,兩者無論在教學、練琴或學生與老師相處方式均大相逕庭。“外國的音樂教育著重音樂句子的展現,教會學生先讓音樂打動自己,才能演奏得好;亞洲地區音樂教育偏重於音準等細節,往往未能令學生真正投入音樂中。當下大部分人都喜習西洋樂器,因此採用外國教育方式其實更恰當。”正因如此,今天揚晴有一個夢想,就是希望將來能在澳門推動外國的音樂教育方式,回饋這個育她養她的地方。

在澳門學習中提琴的人並不多,揚晴算是例外,她坦言不少人對中提琴存在誤解,認為比小提琴次一等,根本不會選擇學習中提琴,令本地缺乏相關人才。但其實中提琴聲音深沉,音色優美,外國對於中提琴手求賢若渴。希望將來能在澳門普及推動中提琴,令更多人了解其吸引之處。

身處外國多年,揚晴發現澳門人對音樂存在錯誤的觀念,認為所謂音樂會是學習音樂的人才要去聽的,令本土音樂文化未能得到有效發展。不過,近年透過演藝學院音樂學校的成立,文化局又舉辦各種活動,如崗頂免費音樂會及校園巡迴音樂會,令大眾有更多接觸音樂的機會,今天澳門人的音樂觀念有所進步,只是仍有改善空間。直言在外國音樂是種“享受”,即使不是學習音樂的人也閒時去聽一兩場音樂會以作娛樂,期望澳門政府在這方面加大推動力度。

揚晴的成功源於自身努力外,家人的教導及支持功不可沒。何太從小就灌輸堅持的重要性,鼓勵她遇上再大的難關時,也不要輕易放棄。揚晴是家中獨女,掌上明珠,要到外國留學,父母當然擔心,然同樣熱愛音樂的心促使何太放下憂慮,讓孩子自由展翅飛翔,更附上無限量的支持及尊重。今天,揚晴年紀輕輕已擁有卓越成就,何太坦言不會過於追求,而是希望孩子打從心底享受音樂帶來的樂趣。她亦提到在學習音樂方面,澳門的條件優越,如揚晴就得到文化局及澳門基金會支持,大眾又可經常從各種活動中接觸到音樂,呼籲其他家長可讓孩子從小聽音樂會,相信長久以來,透過潛而默化,孩子終有收穫。

訪問結束翌日,揚晴即動身赴法國楓丹白露音樂學校學習,隨即轉往丹麥參加室內樂音樂節,而暑假完結,又將返回茱麗亞音樂學院繼續學習,攻讀兩年制中提琴演奏碩士學位。原本以為,四年的學士課程完結,揚晴的音樂之路將告一段落,但她早已確立繼續修讀音樂課程的遠大目標,對音樂藝術的追求無止境。憑藉這份熱情和堅持,相信就是揚晴成功的最大原因與動力。


何揚晴中學階段多次獲邀公開演出


○六年參演第廿四屆澳門青年音樂比賽優勝者音樂會,表現出眾。


曾參演藝術教育系列之藝蕾初綻音樂會


與美國恩師們合影


揚晴很感謝得到演藝學院音樂學校導師們的悉心栽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