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DF

醉舞龍騰 海外搶眼
傳承非遺 澳人有作為

臨近農曆四月初八,又到魚行舞醉龍時。是日鑼鼓喧天,一眾醉龍舞者匯集三街會館前,擺出各種陣勢,以醉步、噴酒及龍頭追龍尾方式表演助興,龍友、街坊、攝記在鼓聲咚咚、薰天酒氣之中樂成一片。“澳門魚行醉龍節”,這獨有的民間習俗,不但成為了本地重要節慶活動,每年吸引不少外地遊客專程到訪參觀;2009及2011年,還先後被列入本澳及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今年,一班舞醉龍表演者更有機會揚名海外,到法國尼斯參與大巡遊表演。

俗語說:“台上三分鐘,台下十年功”。這群醉龍舞者要舞出神髓、贏得讚賞,絶非易事,每位成員皆要有紮實的基本功,讓手上的龍頭、龍尾“活”起來。作為澳門鮮魚行總會舞醉龍團隊中資深成員,更是今年遠赴法國尼斯演出的最年長一員,李均師傅坦言,參加醉龍表演已成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據行友憶述,均叔加入團隊六十年來,不論“好天曬、落雨淋”,烈日當空或寒風凜冽,他都堅持訓練或演出,從不缺席,是醉龍隊中的全勤代表,精神可嘉。

均叔年近八十,六十年間兼顧賣魚生意,又致力與團隊傳承舞醉龍,從不言棄。多年來更領悟出一個道理:成功非僥倖。團隊的成就非個人力量可以達到,認同隊員們皆是精英,為傳承舞醉龍技藝甘願付出青春與汗水。

為何賣魚佬與舞醉龍師傅扯上關係?是否賣魚的都練得一身好武功?均叔笑言純屬巧合,以他個人經歷而言,早年賣魚時與通曉舞醉龍的行友相識,久而久之獲邀參與其中,一晃已是一個甲子,確是緣份。回想小時候家境貧困,有一位大姊及八兄弟,家中排行最細,為地道的馬交仔,由於讀得書少,很早便投身社會工作。後因賣魚的兄長身體抱恙不能工作,惟有由其頂上,一直賣魚至今。均叔稱,早期於河邊新街原工人康樂館的南京街市賣魚,之後獲分派至鄰近的水上街市繼續經營,與行友及街坊關係良好。直至今年二月再轉往臨時水上街市為街坊服務。他慨嘆時光飛逝,一晃已數十年,見證澳門賣魚行業的發展及澳門城市的急速變遷。

農曆四月初八,既是舞醉龍隊表演的日子,亦是魚販重要節日。因賣魚行業假期少,行友多趁這天大肆慶祝一番。鮮魚行總會當天慣例在相關街市向街坊派發已祈福的龍船頭飯,寄望大人食過健康,小朋友食過聽話、聰明伶俐。作為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遺的“魚行醉龍節”,其核心為舞醉龍。身兼醉龍舞者的行友穿上特色服裝,手執龍頭、龍尾,於人群間穿來插去,你追我逐,懷舊味濃;到了今天,活動特色不減,人情依舊,有其歷史意義與存在價值。

均叔指出,當下有老、中、青團員一同參與演出,更好展現行友的團結和凝聚力,共同弘揚傳統,履行推廣使命。每次表演後,獲公眾在旁鼓勵、歡呼,並邀一同合影,留住美好時光,倍感振奮。目前團隊有三幾位比他年紀更大的師傅擔任訓練班導師,定時於鮮魚行總會設於工廈的會址培育新秀,以免青黃不接。舞醉龍或舞龍獅者,皆要有一定功夫底,“食過夜粥”,馬步要穩,腰力要足。醉龍頭或醉龍尾的動態,全憑隊員舞動技巧帶出動的一面,使其“活”起來。每次舞醉龍表演前,皆要進行開光及灑淨儀式,特邀知名人士出席主禮,為龍尾簪花、掛紅,每個步驟不能少,依足傳統。

時至今日,鮮魚行舞醉龍活動,非四月初八才可看到,每年一屆的公益金百萬行、中國文化遺產日慶祝活動,以至回歸日上演的“澳門拉丁城區幻彩大巡遊”等,皆可見到醉龍舞者的身影。與群眾一同邁進,為各主題盛事作美麗的點綴,充分反映這傳統活動早已融入居民生活當中。醉龍隊於去年“澳門拉丁城區幻彩大巡遊”有出色表現,獲評委嚴格甄選後,今年新春期間獲邀遠赴法國尼斯參與世界級的大巡遊嘉年華,既讓團員擴闊視野,有機會參與國際文化盛會;更重要是藉此平台展現澳門傳統的非物質文化項目,讓海外觀眾一開眼界,感受箇中魅力。

均叔有感而發稱,赴法國尼斯表演後,才知道原來世界這麼大。在法國尼斯期間,幾乎每天獲安排走進巡遊隊伍中表演,與各國觀眾打成一片,不分種族,不分宗教,讚美之聲不絕於耳。當地媒體對澳門的舞醉龍很感興趣,作了廣泛報道。均叔笑稱,希望日後仍有機會隨團出外表演,繼續向更多海外觀眾推廣舞醉龍的傳統文化與深厚內涵。

均叔與很多老前輩一樣,希望將舞醉龍發揚光大,走向國際,這很需要各界的大力支持,坊間繼續鼓勵,形成一股無形的推動力,促使內涵豐富的“魚行醉龍節”保育下去,生生不息。近年,鮮魚行總會獲得文化、旅遊部門的支持,安排醉龍舞者於特定時間在戶外空間表演,原汁原味,在旁觀眾更是讚不絕口。但未來要進一步讓舞醉龍提升知名度,深化影響,須有序深入社區及校園,與居民尤其年輕人的生活有機結合,才能擦出藝術的火花。遙望目標,路仍漫長,作為團隊老將,將竭盡所能,與其他成員續創佳績,把特色文化永續傳承。


李均等舞醉龍成員於法國尼斯巡遊表演大受歡迎。
 


均叔喜與當地觀眾合影。
 


李均引領年輕團員擺起功架,傳承舞醉龍傳統文化。
 


醉龍隊逢四月初八於三街會館獻演已成傳統,李均每年都落力參與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