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C
 
Programme
News
Programme Reviews
Video
Gallery
Search
E-Mail

馬勒《 第二交響曲 》

2000年10月17日
星期二

Mop 200/ 100

節目表

c小調第二交響曲 —— 復活(1894)
第一樂章 莊嚴肅穆的快板
第二樂章 中庸的行板
第三樂章 緩緩流動的
第四樂章 "原始之光"
非常莊重但質樸地

第五樂章 諧謔曲的速度;慢板;莊嚴、有力的快板;慢板; "崇高的召喚";
神秘的慢板;振奮激動但不加快

女高音:索諾拉.伐伊斯
女中音:梁寧

指揮:吉爾伯特.卡普蘭

上海交響樂團
上海歌劇院合唱團
中國中央歌劇院合唱團

馬勒關於第二交響曲的解釋
馬勒曾寫過若干說明,描述他的第二交響曲,以下引述部分均選自他的手筆。

第一樂章 莊嚴的快板
“我們站在一個曾受人愛戴的逝者的棺材前,他的全部生命、他的奮鬥、他的熱情、他蒙受的苦難和他的成就再次呈現在我們的面前。而現在,一個令人敬畏、又令人振奮的莊嚴的聲音說:‘以後將會怎樣?什麼是生?什麼是死?過去你為何而活著?又為何要遭受難?……我們將永恆地活下去嗎?我們的生和死都具有意嗎?’我們必須用某些方式來回答這些問題……而這個問題,我將在最後一個樂章給予答復。”

關於休止五分鐘
馬勒對是否要把Andante(行板)安排在第二樂章時遇到了的麻煩,他感到開始樂章的強力度與行板樂章的輕柔相比,似乎過於極端化了,會使人感到,行板樂章好像只是事後的添加物。“這是我的失誤。”他說:“但也不要屈從聽眾的評價。”他第一次的決定是,將行板樂章作為第三樂章,並於1894年首演。當他決定把行板樂章安排在第二樂章時,用了一種不尋常的處理方法,即由執行指揮在第一和第二樂章中,加上一個至少五分鐘的休止,最早他要求休息五分鐘,後又改成至少休止五分鐘,這可能是要求提供一種中間間歇的可能性。
 

第二樂章 中庸的行板
“回憶:親人離開了人間,天空清澈無雲,太陽發出光芒,你應當有一種埋葬某個親人之後的那種體驗。也許你走回家的路上,有一段曾被遺忘的分享快樂的時光。突然,陽光在你心中升起—— 不為任何陰影所遮蓋—— 而你幾乎全然忘卻剛才所發生的一切”。

第三樂章 緩緩流動地
“當你從極樂的睡夢中蘇醒,又被迫回到雜亂無章的生活中來時,生活的巨浪澎湃洶湧,從不停歇。突然一切變得陰森可怕,那有如波浪翻滾的人群,在照得通明的舞廳里狂舞。此時,你卻從外面的黑暗中,向廳內瞠目凝視—— 這距離如此遙遠,致使你再也聽不到那樂聲……你應當想象得到,當一個人喪失理性,失去歡樂,生活就變得毫無意義。那令人憎惡的生活方式就像鐵鉗一樣,將他牢牢夾住,而他就在這種極度恐怖中,悲慘哭泣。”

第四樂章 原始之光 非常莊重但質樸地
“一個天真純樸使人感動的聲音在我們耳旁回響:我們來自上帝。我們也將回歸上帝。親愛的主,將賜給我們光亮,它將照亮我走向生活。”

第五樂章
“這個樂章將用同樣極度痛苦的尖叫聲開始,並以此來結束這首諧謔曲。”

“召喚者的聲音已經聽見,末日審判號聲將奏響,這重大日子的恐怖已籠罩天空,大地顫抖……富人和窮人,農民和國王,所有教堂及他們的主教和牧師懷著同樣的恐懼在哭泣在顫抖,行進在同一隊伍中……寂靜而荒涼的大地,僅僅傳來鳥兒臨死前的哀鳴……終於它也死去。

我們期待已久的事情發生了:每個生命都生存下來,聖徒和天使們那輕柔質樸的優美歌聲越來越響亮。”

 
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