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游與唐琬

浙江小百花越劇團(中國內地)

5月12日|星期四|晚上八時
澳門文化中心綜合劇院

票價:
澳門幣 280, 200, 100

場地位置 場 刊
立即購票

全國首屈一指的女子越劇團

監製:茅威濤
編劇:顧錫東
導演:楊小青
唱腔設計:胡夢橋
作曲:吳小平顧達昌
配器:趙震方
舞美設計:劉杏林
燈光設計:周正平
服裝及化妝設計:藍玲
藝術指導:金寶花
責任編輯:張思聰馮潔
舞美設計(1989年版):羅志摩
編舞:狄小文
領唱:王濱梅

角色及演員

 

陸游 蔡浙飛
唐琬 陳輝玲
唐夫人 洪瑛
陸宰 董柯娣
陸仲高 邵雁
唐仲俊 吳春燕
趙士程 江瑤
柳三娘 張聿
小鴻 朱丹萍
小雁 熊琦

曾有人說,如果一輩子只能看一部越劇,那非《陸游與唐琬》不可。此經典浪漫劇目首創於1989年,融合了家國情懷與風月愛情。是次演出,沿用小百花越劇團一貫的詩意唯美風格,把江南濃鬱的優美、抒情、典雅、細膩的藝術特色及戲曲的美學精神發揮到極致。

越劇於一百多年前發源於浙江嵊州,當今中國第二大地方戲曲劇種,深受廣大觀眾喜愛。其唱腔優美婉約,音樂清新明麗,表演融合內心體驗,兼顧程式,但不勾臉譜,更接近音樂劇。越劇以女子越劇為主,舞臺上的行當角色,均由女子扮演。尤其是由女子扮演的青年男性角色,其俊秀飄逸、溫文爾雅的氣質之美,為中國戲曲藝術中獨樹一幟的藝術魅力。

浙江嵊州方言演出,設中、葡、英文字幕
演出時間連中場休息約兩小時三十分

導賞文章

p7 lu you p7 lu you
 
文/譚美玲

不管是顧曲周郎,還是新相知,當你一看到她們的演出,一定會愛上這戲味甚濃的越劇。越劇與粵劇,在2006年同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
越劇源於紹興嵊州,上世紀初傳到上海後,經過吸收京劇、崑曲、楚劇、高腔、黃梅戲等的表演精華,承傳了戲曲的四功五法的表演程式,板腔體的唱式,配以江南絲竹弦樂,主以鼓板、二胡、越胡、三弦、琵琶、秦琴等(本次為了配合陸游的詞曲表達,加用古琴)。舞台表達上,除戲曲傳統舞蹈外,更善用舞台的場面調度,使今天我們看到的大戲──越劇,脫離窠臼地表現出今天說故事的技巧,既有創意,又保留古雅的味道。加上以坤班演出的浙江小百花越劇團,當中保有可比擬宋元南戲的苦情擬想,而聲腔溫柔委婉,清悠動人,舞動真切優美,極具江南戲曲的色彩。生、旦傳神的濃濃的動人情意,使人看後難以釋懷。

越劇的語言源自於紹興的嵊州,吸收了中州音韻、官話來擴大語言的層面,善用官白、土白演繹故事。澳門的觀眾聽起來,一定有一種親切感,因為廣東粵劇早期演出也是用中州話的,而粵語中也保留有古韻,越劇的行腔押韻與粵劇相近。

陸游與唐琬的故事,粵劇中有《夢斷香銷四十年》,一開始就勞燕分飛,不問情由地夫妻分別的悲劇。才子佳人故事,當然有它動人之處,而越劇的《陸游與唐琬》這對恩愛夫妻,則聯繫著陸游的仕途,陸母的苦心經營,婆媳關係在戲中就變成生活化,變成人生出路的思考。劇中從各個人物的內心出發,正因角色不同,本位不同,而使得悲劇發生;當中有今天的父母可借鑒的。

開場詩的一曲,志士遭貶一語,道盡整個劇中陸游的一切起伏來源。雖然,故事似乎是觀眾們熟悉的婆媳關係,引出才子佳人不能終老的結局;但劇中並非《胡不歸》式的表達,而唐琬一角,非僅是花前月下的柔弱女子,反是柔中帶剛的賢內助,儘管最後因「終難去舊情」,心力交瘁而亡。陸游有他忠孝兩難存的困局,最後的悲劇,反是唐琬故意的犧牲。唐母的愛子情切,為子謀劃,倒是看到今天的能幹母親的影子。最後第四場沈園再遇,陸游、唐琬《釵頭鳳》詞的表達不能錯過,戲曲的無動不舞,配以畫面意態、演唱俱美,舞台設計、調度是一個亮點,使故事更具開合的完整性。整個劇由國家級的演員擔演,配以越劇的音樂氛圍,動人淒美,幾番低回,讓人嘆息不已。

本次藝術節的越劇演出,還有湯顯祖《牡丹亭》的折子戲。杜麗娘與柳夢梅的死而復生的愛情故事,湯顯祖喻以人無真情難活的晚明文人困境。本次雖然演的是折子戲,但對故事十分熟悉的觀眾,大可借此機會欣賞越劇的門道,必另有一番收穫。〈遊園〉即是湯顯祖〈驚夢〉的前半段;而《拾畫叫畫》就是〈拾畫〉、〈玩真〉兩齣的結合,演柳夢梅拾畫及回房賞畫,不斷把畫裡的麗娘作姐姐、姐姐,美人、美人般叫喚;〈幽媾〉則是「畫裡真真」入柳衙的情節。

以越劇的江南腔調,必能把宋元南戲的情貌,得以保存再現。生書熟戲,熟戲既可兼看熱鬧和門道,更可看出其中的意蘊。

作者簡介 
譚美玲
現為澳門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。